行业动态

“信用”被搞得能“信用”吗

银 行的“钱荒”已经平息,但是金融圈里另外一个“荒”却愈演愈烈,那就是“信用荒”——信用卡的疯狂套现披着合法外衣,却行非法勾当,既增加了金融风险,也大大透支了社会的信用,造成交易成本不必要的上升。还有,通过疯狂套现获取利益也让本就收入不公的社会更加分裂,不信任加剧会让社会效率降低,人们互相地拖累,互相为别人的失信买单。

最近有报道称,信用卡套现主要通过线上和线下两个渠道进行:利用POS机刷卡套现的传统渠道仍十分活跃,而随着第三方支付机构及网贷平台的爆发性增长,网上套现所占比例越来越高。问题的在于信用卡套现的资金还往往流入受限的高风险领域,如民间借贷,甚至是高利贷,而且这些钱还很有可能流入一些被限制乃至禁止的活动与行业,比如吸毒、赌博等。

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他有关系有能力拿来十几张高授信额度信用卡,疯狂套现几十万到百万然后二次放贷,无本生意却能发一笔财。而你没有关系,哪怕是正当需求银行也借贷无门,信用卡也弄不来多几万元的额度。这就是一个毁“三观”的比较,         人们很难在身边不断发生这种落差时还保持淡定,于是劣币驱逐良币。

每个人都会在这个选择面前,让天平偏向了自己有利的方面。正如:别人的孩子高考作弊没被抓,还上了好的大学,如果我的孩子不作弊,就亏了;别人申请了好多信用卡,还不断而已投资套现,赚了不少钱,我要是不这么干,也就亏了。这种情绪在蔓延的时候,就是对全社会的毒害。

本来信用卡的申请与发放是有条件审核,不至于让一些没有正当职业和收入的人获得信用卡或者高的授信额度。但是,有些人利用不同银行之间的发卡竞争,放松审核标准,设置持有超过十张信用卡,透支的金额达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这种信用漏洞的背后便养活了一群小型“放贷人”——授信额度通过各种中介套现出来后,再通过中介或直接进行二次放贷,或者其他一些短期投资,资金能够短频快地周转,只要在银行50天左右的免息期内把钱还上,那么这种“借鸡生蛋”的生意就大有市场。对于一些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的小微企业,有时候也通过这种方式借款一解燃眉之急,当然,代价也不菲。

倘若这种体外循环始终没有出纰漏,当然也算个人侥幸,他违反了民法与合同中的诚信原则,若银行没有查出并注销该卡也就罢了,不过一旦出事,前端回款出问题了,高利贷本身不受法律保护追款并不容易,而信用卡的恶意透支则极有可能触犯刑法。笔者身边有熟人因为经营不善,先是通过亲朋借贷填补漏洞,后来支撑不住时就通过多张信用卡套现弥补亏空,不断拆东墙补西墙,最后生意黄了,人也锒铛入狱数年。

这样的风险,监管机构也看到了。央行去年到今年也多次警示信用卡套现投资网贷等风险,但是效果似乎并不太明显。央行数据显示,2012年底,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146.59亿元,较前一年末增加36.28亿元,增长32.9%。到了今年5月最新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170.33亿元,较上季度末增长16.19%,而相对于去年同期的120.35亿元,则增长41.5%。

也就是说,这种信用风险正在逐季加大。不要以为这种风险与自身无关,当每一个人都在透支信用,又将信用匆匆兑换短期利益,那么金融机构的风险,最终是要转嫁到每一个个体身上。谁也逃不了这个恶性的循环:银行知道这样恶意的套现,就必然增加人手监控,还有提升技术防控,或者是增加审核环节,最终成本都是全社会买单。当银行出现信用卡坏账后,肯定会想尽其他办法增加收入填补漏洞,要么是降低给你金融服务的质量或者增加其他服务费用。

而作为个体,如果在一个诚信社会,申请信用卡或者房贷、车贷,或者其他依赖个人信用的项目,当社会出现大量背信事件,根据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科斯提出的交易成本理论,银行会要求你填更多信息,增加更多证明材料,验证更多信息,最终浪费你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没有人是孤岛,你的失信会直接与间接地连累他人,同样,你也会被被这样的牵连着。正如911恐怖袭击之后,全球所有机场安检都因此升级,每个人得花更长时间进行严格案件,而这就直接导致不必要的交易成本增加。

虽然信用卡的违规滥用和疯狂套现比较严重,但还没有泛滥成灾,但这也社会信用坍塌的征兆,人与人、人与银行之间的信赖就这样被冲散和挤兑,最后我们都的为此买单。


咨询热线:18687191383
在线客服